如果你决定开始打肉毒杆菌,牢记一件事情:不要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打过肉毒杆菌的样子。

在过去,“优雅地老去” 意味着多搽防晒霜多喝水,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所不为的新世界。在这个时代,注射肉毒杆菌是如此便捷,而且价格越来越便宜,已经成为一些人日常 self care 的一部分。所谓 “self care”,其实就是做让自己觉得舒服的事情,它可以是一杯茶,也可以是一次按摩,而自2010年以来使用率已经上涨22%的肉毒杆菌,正在迅速成为许多人迈向 self care 的第一步。

注射肉毒杆菌(肉毒毒素)可以麻痹面部肌肉,避免产生皱纹。这早已不再是上了年纪的有钱白人女性的特权,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 —— 包括一些男性 —— 正在把肉毒杆菌纳入日常美容的一环,虽然严格来说,他们这个年纪并不需要这种东西。这就是所谓的“预防性肉毒杆菌”(preventative botox),也就是在皱纹出现之前把它们扼杀在摇篮里。

“肉毒杆菌已经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了,” 薇琪(Vicky)说。薇琪是伦敦北部的一位美容治疗师,第一次打肉毒杆菌是在24岁的时候,至今已经打了11年。她说她从来没有长过皱纹,哪怕药效在一年两次的注射空档中开始失效。“最开始打肉毒杆菌,是为了预防在眉毛间出现皱纹,” 薇琪说,这种皱纹行话叫 “川字纹”(elevens)。她说她会一直打下去,而且她不会避讳这个问题:“我从来不把它当成什么秘密。只要有人问我有没有做过微整,我就会告诉他们我打了肉毒杆菌。”(虽然我采访的每个人都表示会在日常生活中坦白打过肉毒杆菌的事实,但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他们还是要求隐去姓氏)。

薇琪喜欢肉毒杆菌给她带来的感觉 —— “仅此而已,真的。” 她也许是最早注射预防性肉毒杆菌的一员,但是她已经不是少数派了。根据美国美容整形协会(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在19岁到34岁之间注射肉毒杆菌的女性(女性占肉毒杆菌使用者的90%)数量已经上涨了41%。英国在这块没有官方数据,但是行业从业人员表示英国的趋势大体相同。

莎拉(Sarah)是美国佐治亚州的一位项目经理,她是在两年前,也就是33岁的时候开始打肉毒杆菌。在她看来,这是一个 “很好的长期保养计划,它并不会彻底改变我的容貌,但是它能让我的容貌持久不变。” 莎拉对于打肉毒杆菌的效果非常满意:“它的效果不会特别明显。我还是可以移动我的眉毛,在额头挤出一些皱纹。我微笑的时候,你是可以看到我的笑容的,我不想看上去脸部僵硬。”

图片来源: RossHelen editorial / Alamy Stock Photo

社交媒体的普及意味着我们的生活更加公开化,曾经私下做的事情也都摆上了台面。在 Instagram上,卡戴珊姐妹坦诚解释了她们完美无瑕的外貌是如何做出来的。你也许不愿意变成金·卡戴珊或者凯莉·詹娜的样子,但是谁会愿意看上去又老又憔悴呢?“自拍文化的盛行意味着你会不停地看到自己的形象,而且能用的美颜滤镜只有那么多。这就将推动肉毒杆菌的盛行。” 丹娜·波克维兹说。她告诉我在她为写书做研究时,还被人指责 “疏于外表”,没有通过打肉毒杆菌来善待自己。“对方说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女性。”

肉毒杆菌和填充剂的风潮也套用了一些身体自爱运动(body positivity movement)的用词。“她们会告诉我肉毒杆菌能让你非常有自信和能量,它是美丽的民主化,它让每个人都获得平等美丽的权利。” 丹娜说,“好像说 ‘你没必要打针,但是你可以打针,那么你就应该打针’。” 但她不认为反对浪潮即将出现:“但是很多时候,反对的声音往往出自已经拥有美丽特权或者阶级特权的人。” 她指出像凯特·温斯莱特这样的演员一直公开强烈反对肉毒杆菌,但也表示这些演员很可能每周都会做一次面部护理,所以她们看上去仍然比大部分人都更美丽。

我们不应该爱慕虚荣,轻率行事,但是我们也不应该日渐衰老。从这个角度看,拒绝因为打肉毒杆菌而感到羞耻、拒绝对此遮遮掩掩肯定是一件很活出真我的事情。但是丹娜指出打肉毒杆菌也是有传染性的:一群女性也许原本认同 “优雅地老去”,但是如果其中一个人开始打肉毒杆菌,那就可能引发多米诺效应。如果其他人都不变老,你还愿意做唯一年老色衰的那一个吗? 

如果你决定开始打肉毒杆菌,牢记一件事情:不要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打过肉毒杆菌的样子。你应该自然正常,理想状态下,你不应该有做过任何微整形的样子。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